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

墙角数枝梅,凌(líng)寒独自开
那墙角的几枝梅花,冒着严寒独自盛开。
凌寒:冒着严寒。

赏析
诗句出自王安石的《梅花》,作者变法的新主张被推翻,两次辞相两次再任,放弃了改革。这首诗是作者罢相之后退居钟山后所作。作者自幼记忆力超强,有过目不忘的本领。他学习认真、刻苦,又酷爱读书,经常手不释卷。到了青少年的时候,就早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才子了。在他二十二岁那一年,参加了举考试。但他吃亏就吃在了活正直且文笔利。阅卷老师原本评定结果为:作者第一名,王珪第二名,韩绛第三名,杨寘第四名,但等到张榜公布的结果,状元却成了别人的。作者一没作弊,二没违反政策,更没什么不符合报考的条件,为什么到手的状元却成了原本名列第四的杨寘的呢?这第四名的杨寘,是当朝的显贵兼本次考试的主考官晏殊家女婿杨察的弟弟,也就是晏殊女儿的小叔子。也亏得晏殊的人品不错,要不然还不早走后门儿?杨察很关心自己的亲弟弟,就从他老岳父那儿打探出了杨直等人的考试成绩。你说临场发挥不咋的吧,他还自得其乐呢,杨寘本以为第一非他莫属,没成想哥哥的一盆冷水把他浇了个透心儿凉。大已经出去了,就只好解一解气,他与酒友们吗酒时的那股气哼哼的劲儿:“嘭”的一声拍案而起,嘴里还不干不净骂骂咧咧:这第一就应该是我的,也不知道是哪头驴抢走了我的状元!看,状元两字儿就好像已经贴在了他脑门儿上似的!再说了,凭什么就该是你的呀?也该着作者倒霉。当主考官将考卷呈给宋仁宗看时,皇上对作者文章里的一句“孺子其朋”感到很不满意,说:好你个毛头小子,羽翼尚未丰满,就想在朕面前指手画脚!哼!简直是不自量力嘛。于是,仁宗二话没说,就把作者的第一给划掉了。实际上作者也很冤,他没别的意思,也是从经典上引用的,但没想到竟触到了皇帝的忌讳,结果丢掉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状元郎。按照宋代的科考规定:凡是参加考试的官宦子弟,律没有夺得状元桂冠的资格。即使成绩优异,也要降低名次,然后再依次递补其他参考举子为状元。那么,作者被淘汰出局以后,第二的王珪和第三的韩绛二人都是官宦之家,当然没有获得状元的资格。所以歪打正着,状元还是被杨寘给顺手牵羊地捡走了。作者的心态真好!他觉得,状元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,那也不过是人们一时口口相传、过眼云烟的佳话罢了。问题的关键是,求得一份正当职业才是硬道理。不过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,不是状元又怎样?后来,他照样成为北宋历史上的一代名相。宋词300首

墙角数枝梅”诗句中的“墙角”不引人注目,不易为人所知,更未被人赏识,却又毫不在乎。“墙角"这个环境突出了数枝梅身居简陋,孤芳自开的形态。体现出诗人所处环境恶劣,却依旧坚持自己的主张的态度。
凌寒独自开”诗句中的“独自”语意刚强,无惧旁人的眼光,在恶劣的环境中,依旧屹立不倒。体现出王安石坚持自我的信念。

王安石在文学上成就突出,其散文论点鲜明、逻辑严密,有很强的说服力,充分发挥了古文的实际功用;小文简洁峻切、短小精悍,名列“唐宋八大家”。其诗“学杜得其瘦硬”,擅长于说理与修辞,晚年诗风含蓄深沉、深婉不迫,以丰神远韵的风格在北宋诗坛自成一家,世称“王荆公体”。他潜心研究经学,著书立说,被誉为“通儒”,创“荆公新学”,促进宋代疑经变古学风的形成。哲学上,用“五行说”阐述宇宙生成,丰富和发展了中国古代朴素唯物主义思想;其哲学命题“新故相除”,把中国古代辩证法推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
相关阅读:

古诗《击鼓》译文、注释和赏析

写美酒的古诗诗句

写梨花的古诗诗句

写春光明媚的古诗诗句

不知明镜里,何处得秋霜

送魏万之京

​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

除夜/巴山道中除夜书怀

孤雁二首·其二

竹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