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

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
假如东风不给周瑜以方便,结局恐怕是曹操取胜,二乔被关进铜雀台了。
东风:指三国时期的一个战役──火烧赤壁。周郎:指周瑜,字公瑾,年轻时即有才名,人乎周郎。后任吴军大都督,曾参与赤壁之战并为此战役中的主要人物。铜雀:即铜雀台,曹操在今河北省临漳县建造的一座楼台,楼顶里有大铜雀,台上住姬妾歌妓,是曹操暮年行乐处。二乔:东吴乔公的两个女儿,一嫁前国主孙策(孙权兄),称大乔,一嫁军事统帅周瑜,称小乔,合称“二乔”。

赏析
诗句出自唐代诗人杜牧的《赤壁》。在当前诗坛上的青年诗人中,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,就是对这首诗进行的各种改编,如:“东风不与便周郎,铜雀春深锁上桑。”类似这样的改编还有很多。可能朋友们对于现在诗词创作的人不太了解,认为他们很古板,一本正经。也有人感觉这圈子里的人非常幽默,他们不仅学问广博,而且思维很敏捷,跟他们聊天觉得非常有趣。这首诗挺好玩的,涉及对周瑜在赤壁之战中的评价。由于现在人们受《三国演义》的影响,说赤壁之战谁打的?好像就是诸葛亮打的,诸葛亮对曹操。其实那时候哪有诸葛亮什么事啊?都是周瑜啊!周瑜也不算少爷三十多岁,正是最好的年华。在唐朝,其实没有人这么认为,我看过很多唐诗,没有首唐诗把诸葛亮的功劳放在第位。但是后来,小说的力量就大了。另外还有一个特好玩的事情,看见个二乔,我想起一件事来,我们家乡那边姐妹的丈夫,互称“两乔或者是“连乔”。这是怎么回事?就是大乔小乔,孙策和周瑜,所以就从那时候开始,人们就把这种姐妹的丈夫形成的姻亲,叫“两乔”。因此现在民间的一些说法,其实有着非常古雅的含义。只不过你问老百姓,他可能并不知道,就是日用而不知了。一看“东风不与周郎便”,总感觉借东风没有诸葛亮啥事儿。《三国志》里面讲的是东南风,《周瑜传》里也说是东南风,实际上没有诸葛孔明任何事情。所以真正的赤壁之战,那是周公瑾当年的风采。而且周瑜也不像《三国演义》里所说的“三气周瑜”那样小肚鸡肠,而是胸怀特别大的人。《三国志》里就说他“文武筹略”“万人之英”“器量广大”,所以小说刚好把这个人物完全颠倒了。唐诗300首

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”这两句传诵的佳句,意为倘若当年东风不帮助周瑜的话,那么铜雀台就会深深地锁住东吴二乔了。这里涉及到历史上著名的赤壁之战。这对于诗人而言是相当清楚的,因为杜牧本人有经邦济世之才,通晓政治军事,对历史时事是非常熟悉的。众所周知,赤壁之战吴胜曹败,可此处作者进行了逆向思维大胆地设想,提出了一个与历史事实相反的假设。假若当年东风不帮助周瑜的话,那结果会如何呢?诗人并未直言战争的结局。而是说“铜雀春深锁二乔”,铜雀台乃曹操骄奢淫乐之所,蓄姬妾歌姬其中。这里的铜雀台,让人不禁联想到曹操风流的一面,又言“春深”更加深了风流韵味,最后再用一个“锁”字,进一步突显其金屋藏娇之意。把硝烟弥漫的战争胜负写得如此蕴藉,实在令人佩服。

相关阅读:

写梨花的古诗诗句

写春光明媚的古诗诗句

不知明镜里,何处得秋霜

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

送魏万之京

除夜/巴山道中除夜书怀

孤雁二首·其二

竹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

汴京纪事二十首

宋词《南乡子·好个主人家》译文、注释和赏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