卜算子·我住长江头

卜算子·我住长江头
(宋代)李之仪
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
我住在长江源头,君住在长江之尾。天天想念你总是见不到你,却共同饮着长江之水。
已:完结,停止。

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悠悠不尽的江水什么时候枯竭,别离的苦恨,什么时候消止。只愿你的心,如我的心相守不移,就不会辜负了我一番痴恋情意。
休:停止。定:此处为衬字。思:想念,思念。

赏析
这首词以一位女子的口吻,向自己的爱人倾诉衷肠。全词沿袭了此前民间词清新质朴的风格,语言浅近却情真意切,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人。这首深得民歌的神情风味,明白如话,复叠回环,同时又具有文人词构思新巧、深婉含蓄的特点,可以说是一种提高和净化了的通俗词。古诗词大全

词的开头即以女性的口吻直叙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”我与君都住在长江之滨,因而一见长江便会思君。但两人一在头,一在尾,遥遥相隔,实难相逢。两句极写二人相隔之遥远。“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”两人饮水同源,日日饮水,饮水时就会想到对方,故而日日起相思。语言坦率,相思之情又加深了一层。

此水几时体,此恨何时已”下片仍紧扣长江水,直接抒发别恨。只有长江干测了,两人不必看到滚滚江水了,心中的恨意才会消去。长江水自然不可能干涸,这两句话寓示了她心中的别恨是无穷无尽的。“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”单方面的相思变为双方的期许,无已的别恨化为水恒的相爱与期待。这样,阻隔的双方心灵上便得到了永久的滋润与慰藉。

这首词一共四十五字,围绕着长江之水,将男女间的相思与离恨写得入木三分。语言平白如话,却言短意长,是一首充满了民歌风味的佳作。李之仪用江水之悠悠不断,喻相思之绵绵不已,最后以己之钟情期望对方,真挚恋情,倾口而出。全词以长江水为抒情线索,语言明白如话,句式复叠回环,感情深沉真挚,深得民歌的神情风味,又具有文人词构思新巧,体现出灵秀隽永、玲珑晶莹的风神。

相关阅读:

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

念奴娇·赤壁怀古

定风波·莫听穿林打叶声

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

永遇乐·彭城夜宿燕子楼

减字木兰花·竞渡

眼儿媚·杨柳丝丝弄轻柔

清平乐·春归何处

水调歌头·游览

念奴娇·断虹霁雨